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散文】西湖,不止于一场邂逅

2016年06月21日 12时00分00秒浏览次数:1519设置

邂逅,无疑是神秘而美好的。下一秒会有什么等待着你?像砸金蛋期待大礼包一般,运气好的,兴许能中个大奖,高兴得一蹦三尺高。运气差的,与幸运之神擦肩而过,心情跌入低谷……缘浅缘深,自有天意,或许后会有期,或许后会无期。但邂逅的这份情谊,则事在人为了。初见西湖,不止于一场邂逅,去挖掘和追寻这份美丽,你会发现隐匿于邂逅的惊喜。

惠是苎萝邨里质,这话说得一点也不错。第一次到西湖,虽是偶然经过,仓促离开,但我却被它的宁静祥和、小家碧玉深深地勾住了魂,心里头一直惦记着下次一定踏步湖边,怡然品赏。再次漫步平湖湖堤,两边柳树低垂,湖边板阶悠长悠长,不时有老人家倚在树旁或坐在石座上打牌、闲聊、唱客家山歌,颇有一番韵味。湖水绿得像一片翡翠,落叶飘飞在湖面,像一艘艘小船。沿于一条小径继续蔓延,心情清澈通透,抛开烦浊的一切,只愿沉默地游走。邨里质,几字定乾坤,村与邨相通,语境里就透露着活泼的气息和独特意向,一遍遍纠结从泥土中和青秧中脱胎而出的邨突出了惠州西湖的魂,这里,不着雕饰与修饰的村姑,脱俗清新,携一身泥土的味道,稻花的光鲜,流水的余韵和柳丝的鹅黄,飘飘渺渺,袅袅不绝。

“一自坡公谪惠州,天下不敢小惠州。”脑海里闪过苏公,祸兮,福之所倚,行至惠州,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西湖网罗岭南之秀,集结一身。想起一首诗,妙绝得令人称赞:西湖西子比相当,浓抹杭州惠淡妆。惠是苎萝邨里质,杭教歌舞媚君王。

西湖,西子,西施姑娘。听说西施之美虽并非美艳绝伦,却是真正的深山俊鸟。她并非含银匙而生,溪边浣沙长大,共兼奇随吴王前,绝无锦衣玉食,更何谈珠光宝气,正因如此,她的美才淡妆浓抹,总是相宜。灵气才女,漫步湖畔,总是惹人心动。于此,不免有些担忧,但转念一想,未免太过心窄,君子之交不正是淡如水吗?

时间流转到一千多年前的杭州西子湖畔,少年和靖奉父命,前往梅府送字画。久叩门声无人应,后被引入至客厅。主人久久不现身,愤然主人之傲慢。忽闻梅园传银铃,原是千金点修梅。四目相对生脉意,仆人告知主不在,只得恋恋舍而去。一次相邀至府中,不见伊人之身影,再见之时已别离。遗憾于林和靖的错失,一对佳话便失传。倘若林和靖能不止于邂逅,主动一点,就不会抱憾于西湖边了。

旁边传来熟悉的客家口音,才觉然神游已久,俨然这里的湖光山色之于惠州,两湖之间的盘结,有着说不尽的味道。西湖之雨,如我的心情。许多发酵,伴着酝酿;许多爆发,伴着掩蔽,纠结的风,抽打着意念的脉络,强悍地荡涤,干涸的心,都欢欣这场及时的雨。我又不自觉地捧起了一本《醉杭州,最江南》,径自前往惠州西湖边细赏了。

(中文系 刘淑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