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散文】灯笼

2021年05月26日浏览次数:255设置

哐当一声,男孩的吉他被妈妈狠狠摔下,男孩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脑子里一直回荡着,妈妈的那句“不好好学习,玩这种不务正业的东西,你怎么会有出息”。男孩抹了抹眼泪,为被母亲践踏的梦想而神伤。

男孩十八岁了,正是青春飞扬的年纪,他很喜欢吉他,还和朋友在学校里办了个吉他社,办得风生水起。可到了十八岁即将参加高考,家长和老师都不希望孩子的心在学习以外。先是学校关停了吉他社,接着是家长们各式的劝说,原本上诉学校反对关停吉他社的其他成员也逐渐没声了。今天,男孩妈妈也来劝男孩,但两人不由分说就吵了起来,接着男孩就跑出家里了。

男孩心里很乱,但他的心有些动摇,到底要不要放弃吉他。

男孩经过一家小面馆,看到店门口挂着两个手工绘制的灯笼,两个灯笼转动起来流光溢彩,漂亮极了,男孩鬼使神差地走到店门前。

店里坐了个老人,看到了男孩一直盯着灯笼瞧,把他叫了进来坐,男孩出门太急没带钱。老人摆摆手说,一碗面而已,他还请得起。

面香扑鼻,男孩还没吃晚饭就跑出来了,这会儿忍不住大快朵颐起来。老人看了一眼男孩,穿着拖鞋和睡衣,眼睛还红红的。什么也没问,只是坐着抽了根烟,等男孩吃得碗见底了,才吐出一口烟雾,慢慢开口,“这么晚出来,你家里人可不得担心死,等会吃完记得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

男孩听到这话,眼睛忍不住又红了:“我很喜欢吉他,但是妈妈不让我碰,我到底该怎么办”。

老人听完,没有说话,徐徐地吐了一口烟雾,但是寂寞又上来了。老人指着门口那双彩绘灯笼,给男孩说了一个故事。

有个年轻人在孩童时期,曾在街头看过手艺人在街口扎灯笼,那灯笼糊上一层画好的画,晚上一点灯,转动起来真是熠熠生辉。那个时候,他就想当个扎灯笼的手艺人,这样他就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灯笼了。等到年轻人满十八了,跟着扎灯笼的做学徒,好不容易做了几年打杂的下手,快到了正式学艺的时候。年轻人的女友怀孕了,为了养孩子。年轻人不得已放弃学扎灯笼,转谋其他来钱快的工作,去了沿海小镇有钱人家里当建筑工人。

没过几年,二女儿出生了,家里又添了一张嘴。但他还是咬咬牙,靠着为数不多当散工的钱,养活着一家人。这些年,他做过摆绳墨的木匠,烧饭的厨子甚至抬重物的苦力。

日子虽然过的很苦,但他心里还装着那只彩绘灯笼,他想着等他到四十岁,儿女也能自力更生了,他就能继续去学了。这么想着,他的内心便燃起了斗志。

但是三十九岁那年,他的小儿子出生了,白白胖胖的,足有八斤重!他笑了,却又哭了,脸上的褶子一皱一皱的,掩不住他脸上的风霜之苦。

他一家四张嘴吃饭,靠他挣得那点散工的钱也是刚刚好。但是现在,又有了刚出生的小儿子。他叹了一口气,和家人一番商量,想要外出打工。

在外面也不好赚钱,他干着干着一时鬼迷心窍,和工友干起了走私的勾当,干了几年被抓进了局子。蹲了几年,又被放了出来。现在一家人开了个小面馆,日子也算和和美美。

小面馆开张那天,大儿子和媳妇在店门口装上了新买的彩绘灯笼,他才想起,他也曾有过一个旎旖的梦,只是早已远去罢了。说到这里,老人呼出一口浓浓的烟雾。

男孩听到这里,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向老人告谢后,给家里拨了电话,飞快地奔回家去。第二天,男孩的吉他被擦拭得干干净净地,放进柜子里,吉他上贴着一张字条:六月再见。

(文学与传媒学院邹雅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