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散文】最后一节车厢

2021年12月22日浏览次数:28设置

地铁上最后一节车厢的尽头,最爱收藏人生百态。

背着吉他的长发青年、热恋依偎的年轻情侣、晚上十一点下班疲惫得靠在车厢上睡到不知某一站的上班族,以及一束靠在某个脚边的浪漫花束……我总觉得这群人,列车一到站,脚迈出车门的下一步,他们的时间就会过得特别快,时针快速走动的嘀嗒声和心脏跳动的声音碰撞得激烈。

就像是,在地铁的最后一节车厢,他们的时间和心跳在悬浮列车的快速冲刺中,稍微暂停,逃离空间。

在轨道上轰隆隆快速行驶的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中,相对昏暗的灯光里,有一群乘客在进行一场重要的私奔。

“到站了。”

背吉他的长发青年路过天桥时买了一顶二十年前的流行款画家帽,侧着一边身子把碎发整理到耳后,然后戴上新帽子背着吉他跑到林立大厦某一条人潮涌动的步行街的某一个街头上,盘腿坐在地面,左手打拍,右手握弦,唱到步行街的店铺一间间的收店,唱到本来人来人往的步行街没人步行只剩一条街。

“到站了。”

今天是小情侣交往的第520天,海风把女孩子沾着洗发水花果香气的长发吹得很暧昧。沙滩的一个一个面积不大的舞台上,一个年轻的偶像乐队在贝斯、架子鼓和键盘的撞击中,点燃了夏天。男孩和女孩站在观众区的最前面,紧紧牵手,在某一句歌词中的对视中,在对方的笑容中确定要过下一个第520天。

“到站了。”

这是第三条被烤焦的鱼。早上从河里钓到的四条鱼,只剩下最后一条勉强可以给他饱腹——如果没烤焦的话。小森林里的风吹得木屋窗边的粗糙的手工风铃愉悦得响,没有让人心跳骤停的电话铃声逼到耳边。树叶的影子伸进屋子,没有原始的烤鱼经验,他最终还是拿出了平底锅用油煎。很成功,这是他今天吃的第一口鱼肉,虽然本就不大的鱼煎过之后又缩了大半,但在简单的满足后,他带着大半饿意躺在变得更大片的树影里,在酣睡中消化了前三条烤焦的鱼的可惜。

花还是安静地站在车厢里,下一站列车一停,它就会被抱起来环在胸口,那时它听着慢慢跳快的心跳,要去安抚准备表达爱意的紧张情绪。

“下一站就要到了,请乘客准备下车。”

列车的速度放缓了下来,花也准备就绪。抱花的人脚迈出了最后一节车厢,但花束包装纸里花不知怎么的少了一小半,抱花的人却带着笑容离去。

在要下地铁的最后一刻,抱花的人挑了朵花给背着吉他的长发青年;挑了朵玫瑰让男孩送给女孩;挑了一小把小雏菊放在穿白领的上班族公文包上,然后抱着剩下的花离开了最后一节车厢。

他想祝福这四个陌生人:

恭喜你们在地铁的最后一节车厢收获了一段私奔之旅。

(地理与旅游学院苏羽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