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园地

【散文】记得我爱你

2021年05月26日浏览次数:116设置

如果与善于用文字表达真诚爱意的人相爱,是否就意味着永恒呢?

“我是,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朱生豪在信中如此说道,热烈而又真挚。他沉默着,把所有炽热的爱意化作一纸飞舞的字符,只在纸上释放内心所有焰火。外人说他“渊默若处子,轻易不发一言”,却不知他在她面前像个傻子一样心口如一,像个孩子一样和盘托出。我以为,言语从没有多与少之分,不过是有无表达的欲望,情义几分之差,由此便有了一串或深或浅的故事。

他们相识于“之江诗社”。自古诗歌往来就颇具浪漫色彩,何况是才子佳人间的暗香浮动。他说:“我不是诗人,否则一定要做一些可爱的梦,为着你的缘故,我多么愿意自己是个诗人,只是为了你的缘故。”我想,与其说朱生豪木讷,倒不如说他生性质朴。他的才情,他的浪漫,只倾倒于自己的心中所求。宋清如是一把钥匙,她开启了他心中装满美妙词句的宝盒,使他种下的花开到现在,流淌过时光的长河,芳香四溢,令今人如沐春风。情真不必分高下,朱生豪的柔情,恰到好处地流溢,缓缓地飘向宋清如的心底。他的情书很多,后来被她整理成册,题名为《寄在信封里的灵魂》。是的,他的文字便是他的灵魂,他曾毫无保留、奋不顾身地把所有的爱化成纷飞的美丽字句交予她手中。今日我在这里翻阅他们的爱情故事,也曾期待他们可以爱到地老天荒,有个善终的结局。可是朱生豪,并非只顾情爱之人。他先有才,而后才有这般情。

“从今天起,我埋葬了青春的游戏,肩挑人生的负担,做一个坚毅的英雄。”柔情如斯,也曾写下刚毅的字句。他热衷于翻译莎士比亚的作品,并决心为此付出一切,最后劳累过度,英年早逝。临终一句“清如,我要去了”是不舍,也是歉意。即使写下无数赞美你爱你的文字,即使早已刻下爱你的墓志铭,还是留下了无法陪你走到最后的遗憾。“醒来觉得甚是爱你”,可他不会醒来了。任秋风作歌,树上的小鸟再也不愿附和,他永远地沉默了。

但是啊,他曾寄予你灵魂,他所有的词句,爱意唯你一人独享。文字永恒,暗香犹存,今日他依然爱你,故,爱永恒。今日我知道,朱生豪仍爱着宋清如。

(政法学院李雯)